<tbody id='kyy5afhp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bb522x4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ljfc1s5'>

  • 寄语秋日
    发布时间:2020-10-09 10:54
    今年的秋天姗姗来迟,大概是流连在夏天的繁花似锦里尚未回味过来,又或许是忙碌的劳作使她忘却了去收获果实,总之,直到那场让人久盼的秋雨的降临散文,才隐隐感受到一丝秋的气息。 站在阳台,轻啜一口淡茶,那种恬淡的香味渗入心脾钻进肺腑,有些释然的平静慢慢印入脑海。 便慵懒地游目四顾,无意中蓦然惊觉,秋天竟然无声无息地来了,悄然的没有征兆。 不免心中一动,不管别人是否承认,也无论别人有何感觉,秋天该来的还是来了。 于发一丝感慨,有些事情秋天的散文摘抄,没有必要去强求,有了春天精心的育种,夏天辛勤的陪护,秋天丰硕的果实还是自然地成熟了。 请看,红彤彤的柿子如灯笼盏盏悬挂在树上,吸引着你旋转的眼球;黄扑扑的稻穗依然谦虚地低头向着大地,刺激着感慨的神经。 红辣椒垂挂在绿叶中间,分外惹人注目;白萝卜钻出地面,骄傲地把头顶的绿伞撑起老高。 黑胡须的玉米年纪大了,头上脚下倒悬着睡觉了;金黄的南瓜醉卧在田间地头,默默转换着糖分;搭在架子上的苦瓜在秋风的轻推下,悠然地荡着秋千;翠绿的白菜滋滋地吸取着秋雨,使劲地长粗长胖。 你闭上眼睛,蝉的叫声不再那么嘹亮,一个夏天的吟唱,累乏了;燕巢还在楼板上静静地吊着,可平素唧唧喳喳的雏鸟已然不知去向;河水涨了些,一路浅唱依旧不知疲倦向东而去;两只白鹭的呢喃随风飘来,在耳朵边打个旋儿又去远了。 再仰头而望,苍翠如黛的群山,不觉之间就被涂抹得如此多彩。 淡绿的新叶如帽,在杨树桦树的头顶戴着,而深绿油亮的老叶在枝条之间如簇如团,遮蔽了上半树身。 曾经细叶如条的翠竹秋天的散文摘抄,微微摇曳在风中,现在却也黄发微卷;唯有成片的松林仍然颜色不改,保持着永久的青绿。 远山,视野中虽然不及清晰,在湛蓝的天空下兀然默立,层峦叠嶂,绵延千里,消逝在目力的尽头。 满载而归的农人正负力前行,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愉悦。 有的挑着黄澄澄的两大筐玉米,每次随着沉重的步伐,框子一闪一闪的;有的提着一大篮子红通通的辣椒,施施然地顺着田间小径向家而去;有的为准备晚餐进了菜园,掇着瓷盆,里面盛满白的萝卜红的番茄,青色葱蒜紫的长茄,绿的苦瓜细丝韭菜。 或许经历太长时间的照看,承载着这么多的实实在在的收获,倒是并无过多惊喜秋天的散文摘抄,似乎这本就在意料之中。 因为他们都清楚地明白:天道酬勤。 这些收获的确并不值得分外高兴,丰硕的果实本来就是辛勤劳作的回馈。 春天里,无暇去欣赏柳枝千丝万缕随意飘荡的风情,无暇去品赏席地而坐信手触摸下青草的柔软。 很多事情在等着他们,要为玉米做营养钵,要给豌豆除草,要翻整土地,要预备农家肥。 计算着农时节令,撒下饱满的种子,查看着幼苗的长势,除掉抢肥的杂草。 夏天里,葫芦南瓜的长长藤蔓要搭好木架子,番茄辣椒细高的禾子要插上竹棍做好支撑,玉米洋姜要在根部垄土防止倒伏,大蒜洋芋要趁好天气挖出晾晒,豇豆的嫩条吃不赢要腌制,鲜嫩的竹笋需要妥善保管,诸如此类的很多事情都要那双劳作不休的手。 收获在秋天,可这满满的收获背后,历经了风雨的洗礼,烈日的曝晒;历经了干旱的挣扎,暴雨的抽打,毕竟没有永远的风调雨顺。 拿着果实,闻着诱人的清香,可不会是觉得心安理得,理所当然吧?其实,不仅是有勤劳的手保证了我们的索取,更应感谢苍天赐予雨露的滋养,烈阳寒风严厉的锤炼,才让这些果实变得厚实丰满。 有人独好秋天,是因为可以满足其收割成果的欲望,然而,更多人,却对于四季没有偏爱。 春天的播种,种下希望的种子;夏天的热烈,充满激情的投入;秋天的丰收,感受勤劳的回报;冬天的闲适,品味幸福的滋味。 四季皆盛景,四季皆有情。 一年的四季,犹如一台机器精确的四个部件,密切无间的配合,共同营造着这样和活。 版权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我国第一部散文集 优美的散文 秋天的散文摘抄
      <tbody id='chke99as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uvvtsnys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pga4l6u'>

  • <small id='d1r0eh1q'></small><noframes id='1wg459kb'>

      <tbody id='jrcqieph'></tbody>